文章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行业新闻>RFID:曾经恐惧的技术的阴影隐约可见

RFID:曾经恐惧的技术的阴影隐约可见

发布时间:2020-03-20 点击数:48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RFID技术,你会被原谅的。这项技术在21世纪中期引起了全球消费者和隐私组织的抵制,卷入了一场关于奥巴马医改的极右翼阴谋,甚至被一些福音派基督徒担心是反基督者的标志。

 

从通过电子收费的汽车到非接触式地铁卡,再到供应链中的物品标签——RFID无处不在,它指的是一套用于人和物的无线识别技术。为了方便识别,有些家养宠物体内植入了RFID标签;有些人甚至在手上注入RFID来代替门禁卡或信用卡。换句话说,RFID标签无处不在。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2000年代中期公众对这些标签的关注程度似乎与实际使用的RFID标签数量成反比。例如,最突出的抗议活动发生在这一时期,谷歌对RFID的搜索在2007年左右达到顶峰。但当时这项技术还处于相对早期阶段,至少对于零售业和物流业来说是如此。现在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时刻:我们正处于RFID终于开始实现其预期的潜力的时候,公众的注意力却几乎消失殆尽。除了中国强制使用RFID汽车标签或某些提供自愿注射RFID服务的公司之外,这项技术很少成为公众话题。

 

但事实并非总是如此,回顾这些争议可以为这项技术的发展提供信息。毕竟,人们所关注的RFID方面在2000年代中期并没有消失。

 

RFID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雷达出现的早期,但这项技术直到1999年才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那一年,“物联网”这个词是在一次关于使用RFID标记单个物品的会议上出现的。几年内,沃尔玛宣布授权用RFID标记所有商品,其他公司也在探索类似的项目。在21世纪初的某一时刻,RFID标签似乎有一天会取代条形码,成为供应链和零售环境中商品识别的主要方式。然而,RFID行业面临一些问题。首先,标签的效果往往不如预期的好;其次,RFID行业受到一个名为“反对超市隐私侵犯和编号的消费者组织团体”(CASPIAN)的审查,说明团体注意到RFID技术的普及。

 

CASPIAN一开始是一个致力于抗议超市会员卡的组织,但这场斗争从未获得过太多的关注度。后来,他们将注意力投向了RFID技术,并在全球范围内组织了在零售场所使用RFID技术的抗议活动。CASPIAN组织的第一次大罢工发生在2003年,当时他们抗议意大利著名服装品牌贝纳通集团的一个RFID试验项目。抗议奏效,审判结束。类似的抗议活动也针对沃尔玛,主要是沃尔玛在马萨诸塞州一家商店推出的“智能货架”试点项目——装有RFID标签产品的“智能货架”会在检测到有人移除物品后立即拍照。抗议活动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沃尔玛最终选择放弃部署智能货架。随后的2005和2006年,抗议活动集中在乐购(Tesco)和牛仔品牌李维斯(Levi's)使用RFID标签的产品上。

 

RFID抗议活动不仅限于针对零售业。2004年,包括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电子边境基金会(EFF)和CASPIAN在内的39个隐私组织组成的联盟联合写了一封关于反对在生物识别护照中使用RFID的公开信。虽然这些努力并没有阻止RFID护照的启用,但这是后来抗议活动集中在RFID增强型驾照中的先兆。

 

但人们的担忧远远超过了身份证。人们开始担心RFID被强制植入人体。美国至少有四个州——加利福尼亚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威斯康星州都通过了禁止强制植入RFID芯片的立法。其中一些担忧可能与一些福音派社区的信仰有关,即RFID可能与《启示录》中预言的“野兽印记”有关,但这些担忧并非美国独有。2006年,英国《每日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英国人十年后可能会像狗一样被微芯片化。”2006年,一本专门警告人们使用RFID的书甚至登上了亚马逊畅销书排行榜的榜首。这些都说明有些人确实很在意。

 

尽管抗议活动并没有停止电子收费或RFID护照的启用,但抗议活动的确可能减缓了RFID在零售行业的部署。至少,零售行业的主要商业出版物被迫对此作出回应,并增加了一个关于保护隐私的定期专栏。然而抗议活动最终因各种原因而平息,尽管RFID会有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但抗议活动从未完全恢复。尤其是,导致2000年代初期全球范围内抵制的广泛物品级标签类型现在终于开始出现,但是在试验阶段,受到公众关注的只是一小部分。

 

即使RFID似乎在众多争议中幸存下来并成为许多数据生产基础设施之一,但这段历史仍然很重要。毕竟,还是有可能会发生某种情况导致这类抗议再次爆发。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一些关于电子收费或支持RFID身份证的抗议可能会失败。但是,使用RFID标记商店中的商品仍处于早期阶段,让公众重新关注RFID技术仍可能严重影响其商品推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RFID变得像现在这样广泛使用之前,抗议活动就已经逐渐消失了,而且有多种可能的解释。原因之一可能是,现在的个人数据领域比2005年前后更加复杂。在某种程度上,与基于移动电话数据、浏览历史、信用卡购买等的海量数据配置文件相比,一个组织从RFID标签获得的数据可能显得有些新奇。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抗议活动吓坏了公司,他们不得已建立起更健全的隐私保护措施,这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过去10年里零售业没有发生任何与RFID相关的重大丑闻。这或许不能完全确定,但技术的未来不可避免。

 

RFID作为另一种以隐形方式塑造我们生活的基础设施,可能已经进入了一种相当和平的现状。部署这项技术的组织当然也是希望如此。但总有一些事情会发生变化,我们会回到RFID高能见度的时期。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RFID是继续隐入幕后,还是再次成为抗议和公众争论的源头。